长沙媳妇教女儿讲方言遭公公嫌弃 称很邋遢

“我不想去幼儿园了,小朋友都讲普通话,我讲长沙话他们听不懂,不跟我玩”,“我公公竟然质问我女儿,是谁教她讲‘这么邋遢’的长沙话”。近两天,长沙开福区的两位妈妈都很郁闷,前者的女儿因羞于讲长沙话“罢课”,后者的丫头因讲长沙话莫名被爷爷数落一通。

“我头一次听人用‘邋遢’形容长沙话,这个人还是我公公。”家住湘江世纪城达江苑的戴晓静是个地道的长沙“堂客”。前段时间,公公来家里看望孙女天天。听闻天天一口一个“爹爹”叫个不停,“他突然冲天天说‘哪个教你说这么邋遢的长沙话’,我当时惊呆了。”戴晓静很难过:“我身为长沙人,为什么不能教女儿讲长沙话,何况公公自己也是长沙人,难道说普通话显得很洋气吗?”【详细

专家说法:推广普通话≠消灭方言

  • 推广普通话≠消灭方言
  • 长沙方言是新派湘语的代表。在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谢奇勇教授看来,长沙方言已经出现了变异趋势。“年轻人的长沙话不是‘老班子’那个味了。如果我们不重视方言保护,说不定长沙话会像满语一样消失。” 说到方言保护,湖南工业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言岚认为,“普通人也必须先学好自己家乡的方言,出门在外,方言有时候就相当于一个通行证,让人与人之间产生亲切感。”如今,有的家长会强迫自己的孩子说普通话。“实际上,推广普通话并不等于消灭方言,学好普通话只是为了更好地与操不同方言的人交流。”言岚说。

专家说法:方言真的需要保护吗?

  • 从小说普通话不威胁方言
  • 长沙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黄从清以本报上述的调查数据为例,“幼儿园和小学阶段,会讲长沙话的学生很少,到了初高中,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使用长沙方言。这个数据正好表明,从小让孩子说普通话,不会对方言构成威胁。”黄从清同时表示,“在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》里,推广普通话并没有说不许大家讲方言,只是确定了在公务员、服务业、新闻媒体、学校四大领域里要讲普通话。”
  • 朱昌俊:方言真需要“保护”吗
  • 对于在小学和幼儿园推广方言教材和教育,不得不反思的一个问题是,仅是让幼儿学会了方言,如果在社会生活中,并无使用必要,或仅仅停留在会听、会写的阶段,于传统文化的传承真有很大用处吗?其实,方言仅是地区文化的一个载体而已,它的兴衰与社会变迁有关,从根本上也脱离不了当地文化根基的“孕育”。因此,与其急不可耐要保护方言,不如加强对历史文化的保护,增强地方文化的认同感。

相关微博

##########
<base id='CymdOcV'><sub></sub></base>
    <marquee id='jvVlnbP'><tt></tt></marquee>
    <abbr id='KtpQpJg'><code></code></abbr><cite id='Ct'><samp></samp></cite><var id='Zl'><q></q></var>
      <basefont id='EWtSTFgw'><label></label></basefont><address id='EajxRkZ'><var></var></address><nobr id='aSVw'><ol></ol></nobr>
      <b id='lV'><marquee></marquee></b><bgsound id='ZG'><del></del></bgsound>